威巡賽資格考試決賽開桿 危地馬拉人飚61桿領先
發布時間:2017-12-08
手機掃描訪問

  

危地馬拉選手何塞-托萊多飚出61桿

  北京時間12月8日,危地馬拉選手何塞-托萊多(Jose Toledo)上個星期在邁阿密結束了拉美巡回賽2017賽季,周末打出低于標準桿10桿,年終獎金榜排名第四位。31歲選手將這樣的動力帶入到這個星期在亞利桑那州錢德勒舉行的威巡賽資格考試決賽階段之中。第一輪,他在旋風高爾夫俱樂部鉤麻球場(Devil‘s Claw)打出61桿,低于標準桿11桿,取得單獨領先。

  “應該這樣開始資格學校考試,”托萊多說,“我對此感到很激動。”

  李-麥考伊(Lee McCoy)、肯特-布爾(Kent Bulle)、斯圖爾特-麥克唐納德(Stuart MacDonald)、邁克爾-阿諾(Michael Arnaud)在第一輪結束之后以65桿,低于標準桿7桿,并列位于第二位。

  可惜賽前被廣泛看好的富二代球手馬弗里克-麥克尼利(Maverick McNealy)只打出71桿,僅僅位于并列第52位。

  就像典型的清冷沙漠早上,何塞-托萊多花了一些時間才熱身。在前九洞打出32桿——其中包括在八號洞,可以一桿開上果嶺的四桿洞射下老鷹——新奧爾良大學學子在12號洞到17號洞之間打出低于標準桿7桿。后九洞的高光點是17號洞,五桿洞,何塞-托萊多從65碼之外劈球進洞。

  “這是一個非常長的球桿。我經常采用切滾球的打法,”托萊多9號鐵從球道直接擊球進洞射下當天第二頭老鷹,“我努力給自己創造抓鳥的好機會,接著小球進洞了。”

  整個夏天在南美比賽,托萊多承認星期四早上開始比賽的時候感覺寒冷。可是清冷的有風天氣并沒有阻擋他的表現,托萊多取得了首輪領先。

  “這是今年我遇到的第一個寒冷的比賽日,”來自危地馬拉市的托萊多說,“我開始推入一些推桿,那給了我一些動力。這是一輪好球。我實際上擊出了我想要的球。”

  托萊多之所以能進入陣容,因為他結束拉美巡回賽的時候進入獎金榜前五位。在17站比賽中,他獲得9個前25名,包括在哥斯達黎加公開賽取得勝利。手里拿著威巡賽參賽卡,這個星期他的目標是在2018賽季第一部分盡量獲得比賽的資格。

  “我因為在拉美巡回賽進入獎金榜前五位,已經擁有了身份,”托萊多說,“我在這里感覺很舒服。我要確保我給自己制造了機會,明年可以改善參賽優先順序。我正在尋求完全身份,這樣我可以制訂自己的賽程。我不想擔心我能不能參加上比賽。”

  李-麥考伊星期四的計劃是在香蒲球場(Cattail)打出一輪紅字,然后在第二輪把握住鉤麻球場的機會。佛羅里達但尼丁(Dunedin)23歲選手超過了預期,打出65桿,這讓他在18洞結束之后,身處并列第二位的那一組。

  “當你沒有什么期待的時候,你會打出一些很好的球,今天肯定是這種情況,”麥考伊抓到8只小鳥,吞下1個柏忌,“我開球的時候,真的沒有預料到低于標準桿7桿,可是很高興做到了。”

  麥考伊這個賽季在12站加拿大巡回賽中獲得4個前十名,包括在自由55金融公開賽上取勝。佐治亞大學前學子在獎金榜上名列第六位,因為到美國北方比賽,吸取了許多寶貴的經驗。

  “加拿大是一條很好的道路,”2016年轉為職業球員的麥考伊說,“那里不止有一批優秀球員,而且你學會了如何一周周旅行,學會了怎么當好職業球員,管理好自己的時間,這些真的很重要。當我離開學校,打一些美巡賽的時候并沒有這樣的技巧。我想那傷害到我。加拿大巡回賽讓我成為一個更好的選手。”

  威巡賽資格考試決賽階段是一場四天,72洞的比桿賽,12月10日星期天結束。賽事在旋風高爾夫俱樂部的兩座球場舉行。近1000人報考,不過其中大部分都已經在預選賽、第一關和第二關淘汰。星期四總共144人參賽。

海南私彩有漏洞吗